笙歌微响

既不是大触也不是文触的人_(:з」∠)_
杂食党几乎什么都吃

很迷的一篇短文

有可能雷点,雷点慎入

总共四千八百左右,看不懂可以当做几篇小故事来看wwwwww


泰勒斯特就坐在篝火旁。

今天又会是一个有趣的夜晚,泰勒斯特这么想着,手里也不慢着,就这么把木柴丢进火堆中等它慢慢的暖和起来。

“伙计们,”一个抓着单马尾的看上去很活泼的女孩站了起来,她手舞足蹈的说着“咱们别这么傻待着,这次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就来说写个小故事吧?”

这个女孩叫做赛恩斯迈卡,是一个普通鞋店家的女儿。活泼开朗,热情待人,不容易被人讨厌就是了。

“这是个好主意,不是吗?”另一个白皮肤的英国人同意道

“哦,拜托了。麦克斯特雷。”有着雀斑的栗发的少年的语气有些无可奈何“你这个富家子弟可真是什么都玩的起来。”

“别这么浇灭热情呀,伙计。”看上去很和蔼的成熟女性说到,语调柔柔弱弱的,也很轻“可爱的塞恩斯迈卡也是怕我们会无聊而已。”

“你觉得呢?泰勒?”

正在发呆的盯着火堆的泰勒被人叫了一声。他看上去有些不知所措“我吗?什么都行,我是说,可以。”

“你看,连泰勒都答应了。”

“哦,天哪。泰勒!”雀斑男孩似乎被泰勒这个回应给惊到了,他的语调不由得上升了许多“你竟然会愿意参加这个无聊的活动?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没什么不可思议的!奥斯卡!”赛恩斯迈卡有些气急败坏“是个人类都会在这种无聊的情况下答应的!”

“那我们首先每个人说一说自己映象最深刻的故事吧?”成熟女性说到,她用手指卷了卷自己的发丝“好极了,”赛恩斯迈卡说道,她的语气中充满了兴奋与活力“我先开始吧!”


01

这事儿还是得从赛恩斯迈卡小时候说起。

当时赛恩斯迈卡一家还没有做鞋匠,只是种着农活,勉勉强强养家糊口。

赛恩斯迈卡从小时候就喜欢走在海滩上面。一次,在沙滩上走着的时候,踩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搁在脚心,很难受。

她就往地上仔细一看,发现是一个小小的贝壳。赛恩斯迈卡把那个贝壳放在阳光下,那个贝壳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看上去像是透明了一样。这燃起了小小的赛恩斯迈卡想要收集这个贝壳的欲望,于是,她把这个贝壳带回到家里放在一个鱼缸中当做摆设。

随后在这几天之中,赛恩斯迈卡的家中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首先,父亲不知什么原因获得许多的法郎;其次,母亲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一个小小无名的演员突然一炮而红。

最后便是赛恩斯迈卡了,她原本不好的成绩突然达到了九十分以上,这令他们一家惊奇不已。

起初,还以为只是某个巧合,但后来这种巧合越来越多。全家人有些受不了这种突然,但又没过几天,父亲的财产突然没有了,母亲也变回默默无闻的演员,而赛恩斯迈卡呢?她的成绩变得和以前一样,差点让教她的老师怀疑她是不是做了舞弊而请家长。

最后还是赛恩斯迈卡想到这个贝壳,她找了个机会把贝壳放了回去,并丢进海里。在这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而父亲把这个还剩下的钱开了一个鞋店铺,母亲也是随着自己的进步变得稍有名气,而赛恩斯迈卡最后也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最终考到了满意的成绩。

“大概的事情就是这样啦。”赛恩斯迈卡说道

“可爱的赛恩斯迈卡啊,”贵妇轻轻的揉了揉赛恩斯迈卡“没想到你小时候竟然会有这么奇异事情,但你能把这件事情解决掉真是太好了。”

“我敬爱的丽兹夫人,”赛恩斯迈卡很享受这个抚摸,她蹭了蹭手心说“感谢您的安慰。”

“嘿,虽然我觉得打断你们不好,”英国青年显然有些不高兴了,他粗鲁的打断了两名女性之间的谈话“但我想,这次应该归我来说了吧。”

“当然,”奥斯卡点点头,他用手臂挽住英国青年“就看看英国佬怎么说咯?我可是很期待的。”


02

这位英国青年叫做麦克斯特雷,是个商人。虽然说不上特别有钱,但小商交易还是能做的。

麦克斯特雷曾经是做地下交易,与一些爱好特殊的人做了几次交易,还包括——贩毒。

是的,贩毒。当时麦克斯特雷觉得贩毒和买人口更好赚钱,便偷偷摸摸的避开那些警察去做交易。

其中,有一次的交易改变了麦克斯特雷对于贩卖人口和毒品的看法以至于不再做这档子破事。


“时间快要到了,”爱守时的麦克斯特雷紧张不安的站在交易地点,有一下没一下的看了手表“他怎么还没来?是想让我站在这里被那群警察给发现吗?”麦克斯特雷有些咬牙切齿。

“抱歉,”一个温润的声调传来,麦克斯特雷转过身看见来的人:身着看起来十分昂贵的服装,一丝不苟的梳着背头。他笑眯眯的,拄着手杖,看起来像极了一个完美的英国绅士。

“让你久等了。”他歉意的朝麦克斯特雷看过去,麦克斯特雷回过神,他什么都没有想,只听见自己想一个傻子一样说白痴的话“没事,我也是刚来。”

“那么我的货到了吗?”他问道“当然,”麦克斯特雷飞快的回道“就在这里,你看,就是我身后的这个被布料遮住的笼子。”

麦克斯特雷在说的时候,余光止不住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英国绅士。好吧,这看上去太完美了。但,竟然愿意购买小女孩,那也是一个披着绅士的皮暗地里是一个扭曲变态的人。麦克斯特雷有些恶意的想着。

那位绅士掀开布料的一角,看了看里面的人。看完后,放下布料满意的点点头。他说道“好极了,你想要多少法郎?尽管开价,我都付的起。”

麦克斯特雷听见后,眼睛不由得发光。想要多少法郎?那是什么概念?麦克斯特雷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有没有出错,那位绅士很耐心的又把之前的话说了一遍,那一刻麦克斯特雷觉得自己仿佛活在梦中。

那岂不是我可以要求要过完自己余生的钱!这棒呆了!

但面子上麦克斯特雷清了清自己的喉咙,他说出自己想要的价格后还悄咪咪的看了绅士一眼,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异样的动作,但并没有。绅士像是意料之中似的点点头,开了一张支票给了麦克斯特雷,并告诉他让他去自己的府上领钱。

麦克斯特雷点点头,开心的拿着支票去领钱了。

可是没过几天,麦克斯特雷遇见了一位不得了的人物。

那是当时和那位绅士交易的货物,她现在看上去简直连畜生都不如,虽然这么说有些过分。

衣服有些破烂,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淤青,脖颈处还有一个原本是给狗戴的项圈,她的手臂手腕处也有明显被烟头烧伤的痕迹,头部处还有明显被什么东西给打的血块。眼睛里充满的血丝,头发散乱,皮肤也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而发黄……

这也太惨了吧。麦克斯特雷有些心疼这位孩子,但没办法如今的社会就是这样子,在这个社会有钱人想怎么做他就可以怎么做。

“先…先生……”她原本一开始像黄莺的声音如今变得像公鸡的叫声“救…救我。”

“抱歉,”麦克斯特雷觉得自己的喉咙有些发干,他艰难的回答说“我不能,我没有办法。”

“先生!”她开始尖叫,但却包含的哭腔“你快救救我!我不想死!那个人,他是恶魔!他是撒旦!他是一个从地狱来的怪物!……”

“我们又见面了呢。”那个女孩的话语还没有说完,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传进麦克斯特雷的耳朵。

怪物……麦克斯特雷脸色有些苍白,手不禁微微颤抖。不知为何他看见之前见过的绅士竟然有些害怕,明明见到的时候还不这么觉得。

那位女孩看见自己的主人,身体以肉眼能见的颤抖。“主人…”她很卑微的说到“请放过我吧。”

“不行哦,”他轻柔的说到,像是爱人一般,轻抚着女孩,但女孩颤抖的更厉害了。

下一秒,那位绅士拿出医用的小刀在女孩和麦克斯特雷恐惧的眼神下,亲手把女孩给解刨了。绅士,不,那个怪物把女孩的心脏依偎在自己的旁边而女孩怨恨的目光一直看着麦克斯特雷,那个目光如同火一般灼烧着麦克斯特雷。

“哦,天哪。”麦克斯特雷在心里大喊道“快跑啊!该死的身体!快跑!会被杀掉的,那个怪物!”

不知过了多久,麦克斯特雷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跑到一个人群繁多的大街上,但麦克斯特雷并没有因此而停顿。他怕,他怕被那个怪物追上然后一刀捅死。

他便狼狈的逃回家中,并告诉自己的管家。不管什么人都不能让他进来,任何人。管家没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回应了一声。

也许是过了几个星期或者几个月,几年……这段时间,麦克斯特雷一直呆在家中——直到他听说那位绅士他死了。当时发现的人说,看见他死在一个满满是女孩子的人皮、心脏、眼球以及四肢的房间里。而房间内有一个手术台,上面是一个被各种各样的器官以及五官、四肢拼凑成的少女——那看上去恐怖极了。

从那次事件之后,麦克斯特雷再也没有做过贩毒,人口之类的事了。


“这太可怕了,”奥斯卡听完之后,脸色变成菜色“你竟然之前还贩卖人口和毒品?我的老天,要不是这次时间。你这次早就见不到我们了。”

其中反应最大的还是要属赛恩斯迈卡,她已经在一旁呕吐。虽然丽兹夫人也觉得想吐,但良好的教养使她用手帕遮住自己的嘴不让自己看上去那么失礼。

“我的神呀,”赛恩斯迈卡吐完后,用丽兹夫人递过来的手帕随意的擦了擦自己的嘴,然后歉意的向丽兹夫人看过去希望丽兹夫人原谅自己刚才那番粗鲁的行为。丽兹夫人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在意后才放心说出自己的感想。

“我只能说,麦克斯特雷你太可怜了。”在一旁突然出声的泰勒吓到了众人。

“我知道,”麦克斯特雷回答道“你不用再说一遍的老兄。这只会让我又想起那不好的事情。”

“哦,”泰勒点点头,随后入神的看着发出噼里啪啦声响的火堆。

而在一旁的奥斯卡耐不住自己的想法“我说泰勒伙计,你这样子未免也太无趣了吧。”

“怎么了?”泰勒抬起头盯着奥斯卡,奥斯卡被泰勒这么盯着有些头皮发麻。尤其是被如同沼泽一般的眼睛盯着的时候,就觉得自己仿佛陷入泥沼,再也爬不起来。

“泰勒先生,你为何不说说有关你的事情呢?”丽兹问道。听见丽兹的体温提问,泰勒思考的很久——看着天上的星星。

“嗯……”


03

说到泰勒,他是一个黑手党的老大。当然,这只是曾经。

“boss,”一个类似于小弟的人挺直自己的腰杆,恭敬的朝坐在一个椅子的西装男人说道“清理已经完毕,请做下一个指示。”

“嗯,”西装男人也就是泰勒把玩着自己的手枪,没有睁眼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

“人数?”

“…敌方总共是3500人!”

“这次我方的呢。”

“诶…死亡人数100人,伤残人数300人”

听见这样的回答,泰勒皱了皱眉。太多了,这次。

泰勒把手枪甩在地上,转头就走,走的时候说“下次,不准有这种情况。”“是!”

泰勒虽然是黑手党,但却住在公寓内。也许是贪恋以前与母亲在公寓里的一丝温暖,也许是因为其他什么事——泰勒早就忘记了,再被那个人捡到之后。

泰勒疲惫的瘫在床上,今天血洗了一个黑手党组织,但会把泰勒弄到精神疲惫。这次的黑手党比以往那群傻蛋的黑手党都不一样,精明了许多。

如今是1634年十九世纪,是黑死病爆发的时候。泰勒可以保证,当黑死病爆发的时候他见到许多人迅速的死亡。但不可思议的是,泰勒并没有因为这个病而死。

泰勒当时就坐在家中,他没有出去也不想出去,谁会愿意一出门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那象征着不幸的“乌鸦”(当然,这是泰勒对于那些医生的总称。)

1635年,黑死病的结束。

泰勒回望着自己的组织,存活下来的人已经为数不多。泰勒在思索着要不要把这个黑手党给解散,要知道,解散一个黑手党意味这什么。只身一人被以前的那些仇敌给追杀,也有可能会在睡梦中被仇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

但泰勒觉得,解散是一个好主意——就是不想继承了这种可笑的理由。

无视“父亲”的抗议,泰勒十分快速的把“父亲”解决掉后,便发出了解散的通知。在意料之中,这些人听到之后很是不解,但泰勒并没有对他们做过多的解释,只是举着手枪射杀了其中一个在抗议的人。众人不在做声。


听完泰勒的叙述,奥斯卡首先发出抗议“嘿嘿,泰勒伙计,你难道就这个事情这么影响深刻吗?”“是的,”泰勒回道。

“你们难道不好奇泰勒先生以前是一个黑手党的老大吗?”赛恩斯迈卡说,她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男人。“我建议你不要对我产生好奇比较好。”泰勒说到“否则,你有可能会死。”

听到泰勒这么说,赛恩斯迈卡像是一直受惊的兔子躲在丽兹夫人的后面,只露出一个头,看着泰勒。“别这么说,”丽兹夫人微笑着说“这也许是小孩子的天性。泰勒先生你别说的太严重了,这会吓坏她的。”


04

“好了好了,”麦克斯特雷拍着手“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快回去帐篷里,别被外面的那些野生动物给吃了。”

“那晚安呐!”赛恩斯迈卡大幅度的挥着手和丽兹夫人一同回到帐篷中。

“晚安诸位。”丽兹夫人点头回应。

“那我和英国佬回帐篷去了哦,泰勒伙计。”奥斯卡一把拐住麦克斯特雷的肩膀,无视麦克斯特雷的抗议朝泰勒说到。

“嗯。”泰勒回应道,他觉得这不够礼貌还添了一句“晚安。”


今夜,比以往还要安静。但也许,又会有一场重复的戏剧也说不定呢。

“希望明天晚上能如今天一样有趣。”泰勒勾起嘴角,熄灭了火堆


评论(1)

热度(1)